当前位置:主页 > 荣誉资质 >
新闻中心
御壶香华星有限公司
联系人:伍先生
手机:18636970087
   15323029688
网址:http://www.80267.com.cn
地址:河北御壶付庄开发区

漫长的十四年的痛苦折磨与打击的洗礼之后

发布人:未知   发布时间:2017-09-27 11:37

 
  十四年啊!经过,俺再一次跟着帅哥去流浪,真是悲喜交加百感交集呀!
  漫长的十四年的痛苦折磨与打击的洗礼之后
  这一次出来,俺才彻底理解了什么叫井底之蛙,什么叫管中窥豹。看着外面这日新月异的花花世界,俺们恍若隔世,不得不承认俺们真的是OUT了!
  
  平湖市,这座江南名镇,这颗沿海明珠!马路十分宽阔平坦,街道相当干净明亮。高楼大厦鳞次栉比,似一个个巍峨巨人直插云霄,让人看得眼花缭乱。平湖,高楼林立车水马龙,灯红酒绿喧嚣热闹!高速路,立交桥上各种名牌豪车穿梭飞驰!这就是外面的世界啊!发展得太快,快乎俺们的想象!
  
  俺感叹俺连一台BB机都不曾用过呢,这满世界连那些宠物小狗脖子上都挂着手机了!“歪,歪,歪歪歪,土豆,土豆!俺是红薯啊!见着萝卜没?记得让他给俺带棵白菜回来!歪,歪,歪!怎么回事啊?是没有了信号呢?还是电池又没电了?”羡慕死人啊!啧啧!
  
  平湖市独山港镇龙吟路9号,奥奔箱包有限公司的总经理常先生,亲自率队前来迎接了俺们。场面非常热烈隆重!常先生带领俺们先简要参观了一下公司,然后就直接带领俺们去赴设在酒店里的欢迎宴!
  
  “帅哥,咱们其实就只是做了一点点儿微不足道的小事情,就受得到了这么高规格的礼遇,俺心里实在是过意不去!”事后,俺悄悄和刘飞嘀咕。
  
  “谁说不是!咱俩以后只有努力工作才对得起人家!”刘飞说。
  
  “嗯!加油!一起加油!”俺和刘飞一起把拳头握得紧紧地,就等休息几天后正式上班了。呵呵!
  
  奥奔箱包有限公司超大的办公区,用超大的钢化玻璃分割成了好多区域。装修得十分精美相当考究!有总经理办公室,副总经理办公室,接待室,会议室,财务室,研发部等等很多部门。俺总不能一个部门一个部门挨个儿头伸过去看看吧?只见每个办公台上都配备着一台电脑,大家都各司其职各负其责,有条不紊的做着自己的事情,熟练而麻利!
  
  “您俩初来乍到一切还都不太熟悉,暂且不要性急!熟悉一段适应一段就会慢慢习惯,慢慢走上轨道,慢慢参与团队!飞弟,您就暂且委屈一下,先做一段时间公司副总经理助理。副总经理这段时间工作特别繁忙,需要您大力协助。同时您也要虚心跟副总经理好好学习。小玉妹妹也要暂时委屈一下,到财务部去跟出纳做一段时间助理,同时也是一种锻炼和学习。”常总平易近人和蔼可亲!
  
  俺和刘飞各自坐在自己的办公台前,傻傻地盯着电脑。电脑啊,电脑!你兴许会认得俺们,可是俺们却不认识你!不怕朋友们笑话,当时俺俩真是连开机关机都不懂都不会。
  
  两天没过,俺和刘飞就坐不住了。俺俩瞅准空子一起去找常总:“常总啊!谢谢您!您的心意俺们领了!但是,俺俩都是地地道道的农民,读书少没有啥学问。再说又真是没有见过多少啥大世面,连电脑都不懂不会!狗头肉上不了大席面,这办公室的位置还真不是俺俩坐的。您就直接安排俺俩进车间吧,俺俩坚决不怪您!大家都看得到,俺俩这是自愿进车间的!”
  
  “不行!不行!那可不行!农民咋的了?俺也是一个农民!俺祖宗八代都是农民,也有可能子孙后代永远一直都是农民!只要是不偷人家不抢人家,不干坏事不犯法,农民有啥丢人?就拿咱们公司来说吧,十个人大概有九个半都是农民。再说了,要是往前多翻几代,那些所谓的城市人的先辈们,有几个不是农民?飞弟,玉妹您俩一定要有信心一点!以后不许再拿农民身份说事了!再说学习电脑的事情儿,俺也是前几年才刚刚学会。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远的咱就不说了,咱就只说近的,俺爹俺妈年龄可都大吧?一个个都七十好几的人了,还学会了上网呢!工作的事情咱就暂且这样定了。至于进车间从最基础做起,那是迟早的事情,您俩都先别着急!如果真心拿常哥当哥的话,就相信哥。以后好好工作,别再想那些杂七杂八的!”常总一席话说得俺俩满面通红羞愧难当,浑身冒汗唯喏连声。。。
  
  两三年来,俺和刘飞像比赛似的拼命工作拼命学习。工作岗位也像下跳棋似的,调来调去。就说俺吧,刚刚对出纳工作半知半会,就被常总调去学习会计;刚刚对会计工作略通皮毛,又被常总调去学习管理物料;就这样,一直被快速调遍了公司所有的部门。现在正在公司饭堂学习做菜和煮饭呢。刘飞也从在公司门卫室做保安被调去打扫卫生,已经做了半年多的清洁工。
  
  “帅锅,你说咱俩都不属猴,常总为啥把咱俩像猴子似的调来调去?”一天,俺问刘飞。
  
  “俺也不知道!俺也正纳闷呢!别管他,反正常总是绝对不会害咱们的。”刘飞说。
  
  “也没别的,俺就是这些天特别特别想家想恩恩!恩恩的老师这些天总是打电话过来投诉,说恩恩在学校喜欢乱花钱,喜欢撒谎喜欢偷偷去校外上网打游戏。”一想起儿子恩恩,俺就会泪眼盈眶。
  
  “当年你不是暗地里经常嘲笑蒋主管的小姨子,说人家经常想孩子,经常喜欢用被子蒙着头呜呜哭嘛。现在终于轮着自己了吧?比起人家来有过之而无不及!呵呵!不过,也真是的,现在这网络游戏还真是害死人!尤其是毒害小孩子!唉,行政部门不作为,监管不力!咱们这些平头老百姓能有什么办法?”刘飞劝俺。
  
  “听常总的意思是最近要安排咱俩去广东的分厂工作,帅哥,你是咋想的?”俺故意扯开话题,免得惹刘飞不开心。
  
  “绝对听从安排!咱绝对要对得起常总。做人,最重要的是要讲良心!”刘飞说。
  
  “嗯!俺也是这么想的。”
  
  没过多久,常总真的调派了俺和刘飞去广东分厂那边负责工作。泪别了常爸爸和常妈妈,泪别了常总和工友们,俺和刘飞肩负着重托南下到了广东。
  
  没有去过广东,还真是不知道中国经济第一强省是如此的发达!处处洋溢着现代化的人文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