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工程案例 >
新闻中心
御壶香华星有限公司
联系人:伍先生
手机:18636970087
   15323029688
网址:http://www.80267.com.cn
地址:河北御壶付庄开发区

时尚气息相兼备的国际大都市的繁华和磅礴

发布人:未知   发布时间:2017-09-27 11:33

 
  2013年元月31号,公司年终表彰大会暨答谢客户尾牙酒会,在广州塔的68层如期举行。
  
  广州塔,这座亚洲第一高的宏伟建筑,以其小蛮腰的独特优美造型,加之交替闪烁的璀璨霓虹,形成了南天柱独具一格的绝美光影。
  
  晚上7点华灯初上,与万家灯火的珠江夜景交相辉映。凭窗远眺,广州这座最具文化底蕴与,尽收眼底。
  
  今晚这里觥斛交错,今晚这里欢声笑语。
  
  谈笑间已酒过三巡。几杯鸡尾酒下肚,本大小姐已经微微的有些醉意了。只见今晚的男主角——我们年轻潇洒的吴总,高举酒杯,陪着同样志得意满的客户代表肖总,风度翩翩的向我们这桌员工敬酒而来。都他妈太帅了!姐差一点儿就被他们的豪气给震伤了。
  
  头重脚轻,脑袋懵疼。吴总、肖总他们都说了些什么,本宫马上就记不太清楚了。只记得肖总醉眼迷离,举止轻浮,用暧昧的眼神轻佻的挑逗着姐。不就是有两个臭钱吗?至于这么恶毒了不起和欺负人吗?胆敢当着这么多同事的面调戏本姑奶奶!找死是不?不怕吃不消,姑奶奶就不嫌劳烦,顺便送你一程。
  
  借着酒意,姐顺便抛了他一个媚眼,干脆让他麻酥酥的酥到骨子里头。
  
  随着吴总把象征着奥迪Q3的金钥匙,颁发在特等奖员工获得者黄莉莉的手上,晚会被推向了高潮!马屁精们的掌声一浪高过一浪,一浪高过一浪!“啪啪啪啪”的掌声拍得山响山响!兴奋得好像获奖的是他们自己似的。
  
  凭什么呀?凭什么呀?!一个来自贵州偏远山区的乡巴佬而已!凭着运气好,帮公司多卖了几套房子罢了,你丫就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姓啥名谁了是吧?!再说就你还奥迪Q3呢,你丫学过开车吗?有驾照吗?就算是车子奖给了你丫,你丫也不一定就能够把车子开得跑开得动。呵呵,黄莉莉,你就等着把车推回去吧!哈哈哈哈!
  
  黄莉莉来自贵州山区,在公司售楼部工作有三年多了,肖总就是她的金牌钻石客户。这几年,肖总可谓没有少帮过她的忙,或直接或间接地帮她介绍了一大堆优质客户。
  
  黄莉莉身材一般,而且稍微显得偏胖了那么一丁点儿。相貌上也算不得上是非常漂亮,但是也说不出来哪里难看,好像都很协调很过得去。尤其是双眼皮底下点缀着那一对乌黑的眸子,黑葡萄似的显得特别水灵好看!乌黑油亮的秀发半遮半掩着那双漂亮的柳叶眉也为黄莉莉增加了好几分人才。关键是还有一条,这丫头性情温顺人缘极好,知书达理的特别懂得知恩图报。
  
  人走时运马走膘。人家的运气就是那么好!姐再怎么嫉妒也没有办法。倒是姐自己这几年一直是一连一的不断走着背时运,祸不单行。
  
  弄不清这年头到底是因为什么,人们得个癌症就像得个感冒一样容易。最最亲爱的妈咪就是因为得了咽喉癌,撇下我们父女俩独自走了的。每次想起妈咪来,姐就会泪眼盈眶悲痛万分,心口窝子像针扎似的生疼难受!老豆(爸爸)也是因为伤心过度而变得神志不清迷迷糊糊,才患上老年痴呆症的,不得不送他老人家住进了医院。所以如今的姐,家里是债台高筑,经济是相当的危机。
  
  过去姐的朋友多得那是一堆一堆的,平时门庭若市;而今大家都一个一个躲得远远远远的,姐的家里简直变得门可罗雀。连办公室里那些平时喜欢讲段子玩暧昧和姐套近乎的帅哥同事们,和那些与姐生死与共过从甚密的贴心闺蜜们,以及姐的那些蓝颜知己和知心朋友们,也都咧着身子像冬眠了似的,统统远远地躲藏了起来。
  
  想起往事,揪心的难过,裂肺的疼痛!不等宴会结束,姐一个人悄悄的退出了会场。姐想静一静。
  
  的哥,又帅又听话,而且还挺善解人意,少收了姐一元的士费。
  
  走下出租车,江风立刻迎面袭来。一个激灵,一个寒颤。腊月的无情寒风把姐醉醺醺的酒意吹醒了一大半。
  
  节日的珠江,霓虹闪烁灯火阑珊,万家灯火。寒风中,一艘接一艘来回穿梭的夜游彩船上,依然游人如织热闹非凡。
  
  姐现在就站在广州城最中心最繁华最热闹的珠江岸边。这里是寸土寸金的地方,这里是大广州的中轴线。姐身后这片全广州最豪华最豪华的江景小区,就是我们吴总他老豆当年开发的。吴老先生过世后,吴总全盘接手了他老豆的事业。姐就在这里做售楼小姐,薪水不高,压力挺大!关键是老板娘喜欢胡搅蛮缠欺人太甚!姐已经递交了辞工书,过了年就不用前来上班啦。
  
  姐随手拨通了老公的电话:“罗志伟!你出差到底什么时候回来呀?!医院一直在催缴欠费,护工李阿姨,我已经两个多月没有钱给人家出粮(发工钱)啦,人家家里也等着用钱过年啊!”
  
  老公个窝囊废,一天到晚的出差出差,除了出差还是出差。就算是这样,也弹挣不回来仨核桃俩枣的。有时候连房贷都不够还。
  
  “快了!快了!你别着急,我做完工作马上就回家。”罗志伟一直在电话那头敷衍姐。
  
  “快了,快了。到底有多快?你也不算一算离过年还有几多天啦?罗志伟,我告诉你,如果三天还赶不回来的话,咱就离婚,咱就法院见!嫁给你这个窝囊废,我早就受够了!”吼完,不等他罗志伟开口,姐就狠狠的挂断了电话。
  
  夜越来越深,风越刮越凉,气温越来越下降,游人越来越稀少。姐孤零零的独自伫立在珠江岸边,久久凝视着五彩霓虹闪耀着的珠江水缓缓从面前流过,不争气的泪水顺着脸颊悄悄滑落。
  
  三万多元钱的大窟窿啊,迫在眉睫急等着用钱给堵上。姐一个柔弱的女子,上哪儿去找回来这么多的钱啊?
  
  想想家庭的未来,一点儿希望都没有,简直就是一个永远无法填满的无底洞!越想越感到后怕,越想越感到后怕,姐冷汗涔涔湿透衣裳。绝望之中,想死了的心都已经有了。
  
  (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