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彩虹展示 >
新闻中心
御壶香华星有限公司
联系人:伍先生
手机:18636970087
   15323029688
网址:http://www.80267.com.cn
地址:河北御壶付庄开发区

刘总还真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

发布人:未知   发布时间:2017-09-27 11:22

 
  雨一直没有下下来,天一直就那样滴溜溜的阴沉着。
  
  老赵早上醒来的时候,刘总已经把车间里打扫得干干净净。刘总累得满头大汗,看见老赵走过来,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似的,扶着扫帚微笑着同老赵点头打招呼。
  刘总还真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
  老赵也笑了,老赵知道自己笑得很勉强,笑得很难看,布满皱纹的双脸面部表情比哭还难看!老赵赶紧别过头去,觉得自己的眼眶湿润润的,止不住的泪水在眼眶里直打转。
  
  此时此刻的刘总也好不到哪里去。刘总花白的头发乱蓬蓬的支蓬着,已经好长好长,胡子拉碴的,很像好几个月都没有理和没有洗。衣裤也邋邋遢遢皱巴巴的,一眼看去,活生生像那从田间劳作刚刚收工回来的老农。
  
  老家就住在河南邓州市,就住在丹江口水库的边上。丹江口水库又称内海,是全亚洲最大的淡水湖,波澜壮阔的湖面上波光粼粼一碧万顷。刘总从小就是听着那粗犷的【船工的号子】,喝着那清冽甘甜的丹江水长大的。那里山清水秀,乡风醇厚,民风淳朴。
  
  刘总一十五岁就开始出来闯广东,好家伙,来广东一来就是二三十年。
  
  刘总原名刘铁铧,刘总说这是他爷爷给他起的名字,他爷爷去世走得早,他根本就没有什么特别印象。
  
  刘总还说,他父亲也去世得早,走的那年刘总才一十五岁。正是由于父亲英年早逝,家庭特别困难,刘总才早早辍学出来打工的。
  
  我知道,风雨人生路上,很多企业家都有一部斑斑血泪史,很多企业都有一篇漫长的成长故事。只是刘总的故事更让人潸然泪下!
  
  刚开始那两年,刘总风餐露宿,几乎就是靠着捡拾垃圾和要饭才度过来的。
  
  那一年,刘总刚刚一十五岁。南下的列车穿梭了千山万水,把他带到了广州这座繁华喧嚣的城市。从此,刘总走上了苦难的打工和创业生涯。生活中所有的磨难剪除了刘总的青葱岁月。
  
  一路上,喝凉水,啃干馍,可是还没有等到走下火车,刘总那贴身口袋里的192元路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那些小偷给悄悄的顺走了。
  
  走出站门,广州城里的霓虹灯五彩缤纷,交汇闪烁;车站广场上人山人海,川流不息。举目无亲,自己该怎么办呀?他忽然开始埋怨起哥哥姐姐来,埋怨不该在他临走的时候哥哥姐姐每人悄悄多塞给了他50块钱。那要卖多少地瓜干?那要卖多少鸡蛋呀?!现在可好,全部便宜了小偷。
  
  妈妈,哥哥,姐姐,我太没用了,我对不起你们!刘总一个人站在广场的边上悄悄的流泪,默默的哭。
  
  他只好随着出站的人流盲无目地的走着,走着。
  
  走啊走啊,走啊走啊的,脚皮子磨破了,每走一步都是钻心的疼痛,肚子也饿得咕噜噜的直叫唤,关键是口干舌渴嘴巴直冒火,而且心慌得直要命!
  
  七月流火的广东,太阳又大又圆。
  
  一天,两天,三天······一个多星期之后,刘总从广州流浪到了一个叫做珠海的年青城市。实在是渴饿极了,他顾不得丢人现眼,在趁别人不注意的档儿悄悄捡人家丢掉的烂水果吃。
  
  正当他漫无目的昏昏沉沉地向前走着,身上实在是一点点儿力气都没有了的时候,忽然看见前边不远处,一个小孩子把一个包子刚啃一口就甩在了地上,他赶紧紧走几步上前,刚要伸手去捡拾起来,一只皮鞋抢先一步,一脚踩了上去,顺势一拧。
  
  顿时,他两眼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当他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树荫下,周围围了一大圈人,一位三十来岁的老大哥,一手拿着面包,一手拿着一瓶水正在轻轻的喂他。那时候,他根本就不知道那叫做矿泉水或纯净水。根本就不知道水还有用瓶子装起来,拿出来卖钱的。
  
  “醒过来了,醒过来了!这小子命真大!”大家都非常兴奋地说。
  
  现在仔细想想,死都死过好几回的人了,还有啥大不了的呢?
  
  是啊,还有啥大不了的呢?!
  
  * * * * * * * * * * * * * * * * * *
  
  刘总处理完了垃圾,在自来水管子上又哗哗啦啦的冲洗了一下自己。他换上了一件比较干净整洁的衣服,心想,事情都已经这样了,就算是自己蹦蹦死了,又能怎么样?又能改变些什么?还有很多事情还没有处理完,正迫切等待着自己赶紧去做呢。他想,他今天就必须去理一下发,刮一下胡须,他不能以这样的颜面去见人,尤其是不能以这样的形象去见老朋友,去见老熟人,去见以前的客户和昔日的供应商,他们可都是曾经尽心尽力帮助过自己的人啊!
  
  老赵已经煮好了热气腾腾的稀饭,还炒了一大碗大白菜,紧接着又跑到了镇上买了五六个虚腾腾的大馒头。老赵想,大黄也得吃两个,这个跟了我们三四年的老伙计,我们再怎么样没有饭吃也不能亏待它。
  
  镇上离这里三四里地,老赵不会骑电动车,其实他是连自行车都不会骑,来回只能靠脚板子量,一个来回就已经累得气喘吁吁满头大汗,够自己受的了。但是,因为刘总,他心甘情愿。
  
  刘总吃早饭吃得香喷喷的,又像以前一样的狼吞虎咽,刘总说:“回家接二连三吃了好几顿芝麻香油调生萝卜丝,吃上瘾了。呵呵。”
  
  老赵说:“这还不简单?萝卜、酱油、醋和芝麻香油咱都还有,想吃,中午俺就弄给你。呵呵”
  
  老赵觉得心里宽慰了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