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彩虹展示 >
新闻中心
御壶香华星有限公司
联系人:伍先生
手机:18636970087
   15323029688
网址:http://www.80267.com.cn
地址:河北御壶付庄开发区

媒体的大肆宣扬和深入报导才惊动了司马兄弟

发布人:未知   发布时间:2017-09-27 11:15

 
  病床上,最先来看望刘石榴的人,除了工友们,就是司马厚冬兄弟。
  媒体的大肆宣扬和深入报导才惊动了司马兄弟
  司马厚冬老板,一大早打开电视机,就看到电视上说西郊某工业区新改建的楼盘昨天夜里出了大事儿了,而且还塌死了两个人。司马厚冬老板心里“咯噔”一下惊出了一身冷汗。我的那个娘亲老舅啊,石榴哥还在那个工地上做着事呢,老天保佑,老天保佑,石榴哥啊,您可千万不要有事儿啊!
  
  然而,怕处有鬼痒处有虱,石榴哥他还真的是就出了事儿了。好则问题不是很大,只不过是虚惊了一场罢了。司马厚冬擦擦额头上的冷汗,他奶粉、水果买了一大堆,又电话通知老婆在家煲了乌鸡参汤赶快打的送过来。他要放下公司里所有的事务和工作,他要在这里端茶捧水亲自陪伴侍奉石榴哥。
  
  刘石榴非常感动,他觉得过意不去,这么小一件小事儿,比起自己跟母亲打通了电话那样的大事情,就像芝麻籽儿比起一个大西瓜,根本算不得是个事儿,自己根本就没有打算去告诉任何人,根本就没有打算去告诉司马兄弟的。都怪媒体不好,都是,才惹下的祸。他开始痛恨和怪罪起媒体来了。
  
  司马老板一边跟石榴哥搓洗着衣服,一边想,这衣服早就该换新的了。
  
  司马厚冬抓起电话央告老婆,过来的时候顺便绕道服装城,顺便帮石榴哥买几套衣服,衣服一定要买那最贵的,质量最好的,穿起来一定要最合身最得体的!对,对,内衣、皮鞋也要,都要!尤其是衬衫、皮鞋、皮带和领带,都要买好的,买最好的穿起来才舒服!对,对,对,就那样,就以你的眼光去挑选,对,对,好,好,石榴哥跟我的身高胖瘦都差不多,对,对,对,基本一样,你就比照我的尺寸买,好,好,你做主,你做主!呵呵!
  
  下午,司马厚冬的媳妇把乌鸡汤和一大堆新衣服拿给石榴哥的时候,刘石榴又一次被感动哭了!兄弟,咱一个工地上穷打工的,穿那么奢侈干嘛?!你们现在赚俩钱了是不?千万别忘本,别忘了当年咱贫困的时候那个模样!
  
  是!是!是!石榴哥教训得极是!坚决不敢忘,也坚决不能忘!石榴哥您千万要消消气,这次是小弟我错了!这次您就收下。只此一次,下不为例!下不为例!司马厚冬兄弟一边劝石榴哥不要生气,一边微笑着帮石榴哥收叠这些新衣服,他很满意,心里夸奖老婆真的会办事,事情办得很合自己的心意,很满意!
  
  司马厚冬的老婆却悄悄别过头去,她眼泪“扑嗖嗖”的往下掉,心想,老司马啊老司马,你身上的那些内衣也已经穿够七八上十年了,洗的时候,搓都不敢用力搓一下,一用力搓洗保准给搓得稀巴烂。看来这次回家后也得好好劝你换件新的啦。
  
  刘石榴现在躺在病床上,最担心的不是自己却是小牛。牛立新这小伙子着实不错,刚刚高中毕业,年纪轻轻的就练就了一手绝美的硬笔书法,那钢笔字儿写得飘飘洒洒跟他人一样像,结构匀称,笔画工整规范,既有风骨,而又遒劲有力。年纪轻轻的就写就了一手好文笔。在小牛的书箱子里面,有一大摞儿硬皮本儿,里面全是小牛平时闲暇的时候写下的稿子,有小说,有散文,有杂文、有报告文学,刘石榴从头至尾都把它读完了,唯独就是没有看见诗作。
  
  刘石榴自己不会写,但是他会读,他会欣赏。他内心非常崇拜羡慕小牛,羡慕小牛把文字把玩得那么的得心应手!把作品描绘得那么生动,那么细腻,那么形象!把故事描述得那么精彩,那么细致,那么引人入胜和耐人寻味!刘石榴说,小牛的散文飘逸恬静,小说淡雅清秀,把蓝天白云,把山川河流,把原野村庄,把草木庄稼世间万物都描绘得朴实生动自然而然。小牛在散文【我的妈妈】里面,把妈妈的端庄秀丽,清秀高雅,善良温柔,慈祥贤惠和吃苦耐劳的品德和风格全都描绘得活灵活现。小牛说,自己才是母亲的全部!母亲是一本厚重的书,品不尽的是关爱,叙不完的是亲情,说不出的是感激,带不走的是记忆,读不完的是母爱的连载······就是反复读这一篇,把刘石榴给读哭了。这不是自己母亲的翻版么?他想象不出小牛的母亲该是有多么漂亮,多么美丽,多么善良,多么伟大啊!
  
  读完了牛立新的作品【我的妈妈】,刘石榴深受感动,他毅然决然的跟自己的母亲拨通了电话。
  
  如今,小牛因为自己,年纪轻轻的就丢失了性命。刘石榴终于弄明白了,小牛平时为什么不写诗,他是在用生命写诗,把生命写得像诗一样的瑰丽壮美!把诗的蒹葭苍苍,把诗的空灵永隽全部写在了生命里!
  
  刘石榴内心愧疚不已。他恳求司马兄弟去他的出租屋里面,把那个旧煤气瓶子给提过来,把那里面的钱全部给掏出来,他要拿出来一半,至少是一半来尽心意,来补偿牛立新的家人和牛立新的母亲!
  
  牛立新的家属终于来了。来人是一个七十多岁非常清瘦矍铄的老头,左胳膊微微有些残疾,那是牛立新的爷爷。牛立新从小就是一个孤儿,是老人家在路边上捡拾回来的,老人家擦屎抓尿好不容易才把小牛给拉扯大,还拼命挣钱供他上学,供他读书。二十年来,爷孙俩相依为命艰难度日,太不容易了。小牛从小连爸爸都没有,更别说有妈妈了。难道他的作品【我的妈妈】中的妈妈都是他自己幻想,都是他自己塑造出来的?刘石榴惊呆了!
  
  老人家怀里紧紧的拥抱着孙子的骨灰盒,眼睛红肿老泪纵横,生怕别人给抢走了似的。
  
  刘石榴艰难的走下床,“扑嗵”一下子跪在了老人家的面前:“大叔,对不起,俺对不起啊······”他双手举着一踏子钱,刚才和司马兄弟一起数过,一共十三万元整,他要老人家无论如何也得答应收下。
  
  老人家急忙扶起刘石榴。“快起来,快起来,大侄子,您看您说的这都是些什么话?这本来就是立新他的命不好,这怎么能够怪你呢?再说了,人都没得了,还要钱干什么?尤其是更不能要你的钱!你的钱也是这样一滴汗水一滴汗水慢慢换回来,慢慢积攒下来的,俺坚决不能要,俺坚决不要。”
  
  老人家坚决不肯收下刘石榴手中的那些钱,把刘石榴都给急哭了······
  
  (五)
  
  听说石榴哥终于肯回老家了,司马厚冬老板像三岁的小孩子一样开心。他打算再过两天等石榴哥脚趾头彻底的好零整了,自己亲自开车送石榴哥回河南,回邓州,顺便也到丹江口水库转一圈,好好看一看丹江口水库大观园。那可是全亚洲最大的淡水水库,听石榴哥说人称内海。石榴哥一提起丹江就来了精神,一提起丹江水库就很是自豪!讲起家乡的时候,他就会口若悬河滔滔不绝。
  
  对,到时候还一定要带上老婆一起去,老婆这些年跟着自己没有少吃苦,少受累,现在老了,也是到了该好好补偿补偿她的时候了。
  
  听说司马老板要亲自送自己回河南,刘石榴心里觉得十分过意不去,但是又不好意思找理由拒绝。他们是最好最好的好兄弟,在一起整整三十多年,关系确实太好了,感情实在是太亲密了。他看着司马兄弟娶媳妇,生孩子;他看着司马兄弟的工厂开张,倒闭,倒闭,开张,开张,又倒闭,倒闭又开张!刘石榴说,书上说得没错,成功是属于你们这种在困难面前永不服输,在命运面前永不低头的人的!
  
  那年他们第一次相识的时候,是在三十年前的一天下午,那纯粹是个偶然。那时候,司马厚冬的工厂才第一次刚刚开张不久。那天下午,两点多钟,司马厚冬踩着自行车艰难的行走在海珠大道上,自行车两边是刚刚才在钢材城采购回来的易车铁条,三四米长,两百多斤重。
  
  行至半路,狂风猛刮,特大暴雨瓢泼碗倒似的下个不停。很快,自行车轮就被路上的积水给漫掉了一半多,司马厚冬眼睛都睁不开,他很快就支撑不住了,他用力一踩,偏偏把链条给踩断了,自行车重重的摔倒了下去,他被自行车和铁条重重的砸在了身上。他的小腿骨被砸断了,疼得要命,动弹不得,雨水漫过头顶,他无法呼吸无法动弹,任凭脏水向口中猛灌,他开始害怕开始绝望了·····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是刘石榴恰好路过这里,是石榴哥救了自己!
  
  刘石榴背着司马厚冬冒着大雨向医院狂奔,那时候大家都还没有电话,都还没有手机,刘石榴帮司马厚冬垫付了全部的医药费,并且细心照料侍奉了司马厚冬好几天。
  
  司马厚冬刚刚能够活动,刚刚能够出院的时候,刘石榴就悄悄的走掉了。刘石榴必须得抓紧赶回工地上去上班,旷了这么多天的工,万一被工头炒掉了怎么办?刘石榴差一点儿都急哭了。
  
  刘石榴最终还是被狠心的工头给炒掉了,白白的干了两三个月,一分钱的工钱都没有拿得到。
  
  刘石榴又一次开始流浪街头,又一次开始要饭,又一次开始继续找工作······
  
  第二次兄弟重逢,依旧是个偶然。
  
  那是一年以后的事情了。那天夜里,三四点钟了,刘石榴从工地上收工回来,远远地就看见马路边上歪歪扭扭地横躺着一个人,明显的是喝多了酒喝醉了嘛!虽然说是在南方,但是南方的冬天也还是有点儿凉的。哎,喜欢贪杯的人们啊,路上的车流这么大,天气又是这么的冷,你们这是不要命了是吗?!刘石榴走近跟前,他想唤醒他起来,哪怕先去自己的出租屋里暖和一下身体也好。刘石榴最终还是把醉汉给唤醒了。
  
  借着昏黄昏黄的路灯,刘石榴和司马厚冬两个人都愣住了!这真是缘分啊!两个家伙紧紧地拥抱在了一起。
  
  司马厚冬说,自己的工厂开倒闭了!可是自己不服气,不甘心啊!所以今晚就喝多了酒,人生第一次喝醉了。
  
  他们开始聊天,一直聊到天亮。刘石榴说,最初的梦想你可否曾经还记得?岂可半途而废?无论做什么事情都要持之以恒,坚持到底就一定会成功!我刘石榴相信你!相信你司马厚冬兄弟一定能行!
  
  司马厚冬那时候,最缺少的就是资金,刘石榴毫不犹豫的拿出了自己这一年多的全部积储,他把自己暖水瓶底下的一千多元钱,几乎全部都借给了司马厚冬兄弟。
  
  那时候,司马厚冬感动得热泪盈眶。他内心十分感激!他感激了这整整一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