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彩虹展示 >
新闻中心
御壶香华星有限公司
联系人:伍先生
手机:18636970087
   15323029688
网址:http://www.80267.com.cn
地址:河北御壶付庄开发区

姐一个名牌传媒大学新闻系里毕业的高材生

发布人:未知   发布时间:2017-09-27 11:29

 
  
  悄悄的告诉了筱雨一个秘密,姐在菜市场里遇到了一个卖豆芽的帅小伙!一个字,帅!两个字,很帅!六个字,非常非常的帅!帅得令人脸红,帅得让人瞅一眼就会怦怦心跳!
  姐一个名牌传媒大学新闻系里毕业的高材生
  (一)
  
  碰巧赶上了这个拼爹、坑爹的年代,咱爹不是某刚,所以习惯了自认倒霉。仔细想想,只落得了个在这个报社里做个小记者,小编辑,小评论员的小角色。而且大多数的时间里,充其量只不过就是报社里的一名勤杂工,替人家打打杂,跑跑腿儿,办办事儿,干一些纯粹就是完全无关紧要的打酱油的活儿。
  
  姐憋屈,姐满腹牢骚,心里满满的全是伤。
  
  唯一能够发泄的地方,就是在写评论的时候,尽量多说几句尖酸刻薄的风凉话;多用几个激愤和模棱两可的麻辣词。但是还必须得保证主编那儿能够勉强通过。
  
  物价还在不断的疯涨,而且越涨越疯狂。在广州这个鬼地方,弄不清楚到底是为什么,工资上涨的速度永远都跟不上物价上涨的幅度,而且始终是永远相差着那么一大截儿。
  
  和大多数月光族一样,出完粮,第一件事儿就是最先去还信用卡。姐可不想落下一个什么信誉不良的污点记录,姐下半个月还指望着它吃饭呢!
  
  第二件事就是赶紧去交房租水电费。如果真叫房东老板娘发起脾气给赶了出来,大冷天里,姐一个单身姑娘家露宿街头,危险丢脸不说,还真不是那么一回事儿。
  
  钱包最终还是瘪了下去,既无可奈何又没有办法。
  
  专卖店的橱窗里,姐早就相中了的那瓶进口香水,那些名牌化妆品,那些精美的背包项链,那款时髦的衣服,漂亮的鞋帽和丝袜,都还规规矩矩的摆放在那儿,等着姐似的。但是姐现在连想都不敢去想一下。
  
  网购也是不可能的啦,姐囊中羞涩得连地摊货都不够去扫一下。哎,白领白领,工资真算是又白领了。
  
  要好的小姐妹告诉了姐一个好办法。对,就住郊区城中村去,那样就可以节省下来至少是一半的房租呢。嘿嘿,巨划算。姐咋就这么笨呢?以前咋就从来没有想到过。
  
  中介非常狡猾。一个上午带着姐兜了三四个地方,姐都不是十分满意。不是价钱贵,就是环境差,要么就是房子本身不能令姐称心如意。但是中介费照还是收不误。
  
  终于搬进去一个民房里租住下去的时候,姐肠子都后悔青了。
  
  民房很大,一共八层楼。不知道是哪个建筑天才规划设计的,每个楼层都是同一种规格。东南东北,西南西北四个角,分别是四个两室两厅的套房,中间用十字型的过道和楼梯道相连着。没有电梯,睡在床上能够清晰的听见租客们上下楼梯的咚咚声响。
  
  房东并不住在这里,人家单另住在不远处的另一座独门小院里,那是一栋别墅。其实,房东家里的狗都比咱吃得好,睡得好。
  
  这里租住的大多数都是附近工业区里的民工,和西边菜市场里的小贩。后来才知道还住着一些文艺小青年。整个环境脏不拉几乱七八糟的,差得要命。
  
  沦落至此都是命。谁叫咱经济拮据呢?
  
  姐住在二楼东北角,是和闺蜜妹妹筱雨一起合租的,筱雨计划下星期一才搬进来。我们的家具、厨具和行李加在一块儿都不是很多。尽管请了搬家公司过来帮忙,姐还是晕晕的微微累出了一身汗。
  
  冲完凉懒洋洋的躺在床上,随便发了个朋友圈:姐现在搬在海珠区客村了!正在闭关修炼,暂且谢绝各位老衲随便打扰!拜拜!
  
  很快,姐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后半夜,老天突然又发了脾气,外面雷雨声大作。雨点打在一楼外面停车棚子上的铁皮瓦上,像鼓点似的噼噼啪啪作响。大雨一直下到天亮还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吵得姐哪里睡得着嘛?讨厌!
  
  (二)
  
  第二天早上天刚刚灰蒙蒙的放亮,姐就慌慌张张的拉开了房门,姐着急赶时间上班。突然看见一个老太太提着很大一袋子东西迎面走在姐的门口边上。袋子里面究竟装的是什么呢?姐不知道。
  
  晦气!大清早开门就碰见个要饭的,而且还是在二楼。究竟是你们谁放她进来的呢?房东也真是的!
  
  早知道是这样的情况,说什么也不租住在这种鬼地方。哎,押金都已经交了。一步错,步步跟着错啊!姐就这命,从来都是自认倒霉。
  
  走她身边走过去的时候,老人家很有礼貌的把身体侧过去让了一让,尽可能的把她的脊背连同胶袋一起贴在墙壁上,生怕过道不够宽姐过不去似的。哼!算你还算识相还算懂事儿。
  
  就算人家不懂事儿不识相不让道儿,姐又能拿人家怎么样呢?姐不知道。
  
  在楼梯口转弯的时候,姐故意回头望了一望。老人家看上去已经有七十多岁了那个样子,银丝闪闪慈眉善目的一脸温和慈祥!衣着虽然破旧,但是很是干净整洁。哎,人人都会有老了的时候,人家老人家站在这里也并没有什么错啊!姐忽然想起了自己早早过世的奶奶来,心里酸酸的,很难受。
  
  姐在心里为自己内心的尖酸刻薄而愧疚不已!
  
  老天想发多大火就发多大火,大雨一直哗哗啦啦的下个不停。下得人心里烦烦的非常难受,相当郁闷。
  
  的士小哥,您就不能再开慢一点儿吗?坐你的车就好像分分钟都在搏命一样。一路惊险不断,险象环生。刚才走高架桥那一段儿,好怕连人带车一起飞出去。想起马航370姐心里就惊慌紧张。
  
  这不,咣咚一声撞上了吧?!唧的一声紧急的刹车声,刺耳又难听。姐的苦胆都被你给吓破了!
  
  喂,主任是吧,我是阿娣。路上的士出了车祸,天又下着这么大的雨,我可能会迟到几分钟。。。
  
  幸好是前面的两辆私家车在亲吻,在做最亲密的接触和拥抱,要不然,今天死定了。
  
  正赶在上班前的车流人流高峰期,大雨又瓢泼碗倒似的哗哗哗哗地下个不停,偏偏在这个节骨眼子上出了这档子事儿。不消几秒钟功夫现场就被围挤得水泄不通。后面的司机大佬们,嘀嘀嘀嘀的不停地按喇叭,有两个不顾大雨唰唰唰的,还把头伸出了车窗外望了望,大声吆喝两句,骂两声,然后又迅速把头缩了回去,关紧了车窗子。
  
  有本事你们飞过去呀!的士小哥骂骂咧咧的满腹牢骚,一点儿都不文明。
  
  车窗外,右前方,一辆破旧的自行车一边载着满满的一大偻筐豆芽,被重重的摔倒在了地上,鲜嫩的豆芽顿时撒满了一地。那个身披旧雨衣的老农在泥水地上痛苦的挣扎着,看样子很想快速的爬起来。
  
  前车的司机突然拉开车门,迅速的绕过车子,冒着大雨向老农冲了过去。他对着老农的身体连踢带踹,动作凶狠,蛮力老大。“叫你娘的,叫你娘的,要不是你个王八蛋,老子怎么能够和别人撞车?*你娘的!”司机连踢带骂。
  
  老农一边哭喊着求饶,一边蜷缩成一团,显得异常痛苦难受,惊慌害怕!
  
  雨越下越大,人越聚越多。前车司机一直不肯停手。
  
  雨刮一直摇摆晃动个不停,隔着车玻璃,我用手机一直不停的拍着,姐想帮他留下个证据什么的。
  
  “你他娘的,你也太欺负人了吧?!”的士小哥忽然拉开车门快速冲进大雨之中,狠狠的一拳向前车司机胸口猛砸下去。前车司机瞬间就被摔了个仰八叉!前车司机,一手撑地,一手指着的士小哥,也许是太疼痛,也许是太生气,也许是太理亏了吧,只见那个家伙呲牙咧嘴咬牙切齿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四周掌声雷动,呐喊声欢呼声响彻一片!前车司机横躺在污水横流的泥水地上,显得十分狼狈,相当尴尬。
  
  的士小哥坐回到了座位上,赶紧关紧车窗车门,他浑身湿淋淋的,头发眉毛下巴不断的向下滴着水,“明明是自己车速太快横冲直撞过来,把人家的单车给刮倒了,还反过来倒搂一筢子赖人家,欺负人家,岂有此理!我的行车记录仪上记录得清楚着呢!”
  
  姐赶紧递过去一团湿面巾纸。的士小哥,今天您真帅!简直就是姐心目中的英雄,就是姐心目中的偶像!跟他们这种人一般见识干嘛?生这些闲气划不来!来,头扭过来留个影好吗?简直帅呆了!帅爆了!
  
  交警叔叔真好!三两下就把人员和车辆给疏导开了。这社会就是这样,大家都等不起沤不起。都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走也匆匆。
  
  的士小哥正想要启动车子走的时候,姐迅速拉开车门冲进雨中,冲向老农,“大叔,这个是我个人一点儿小小的心意,请您收下!”姐把姐身上这最后的两百元早餐钱全部都塞给了老农大叔。
  
  “闺女,谢谢你!我不要,叔不是要饭的!”老农大叔显得很是激动很是尴尬,执意要把那两百元钱还给姐。
  
  姐赶紧关紧车门,把大叔和钱一起拒之于车门之外。
  
  车子缓缓的启动了,走那一地豆芽上碾过。
  
  车窗外,大叔举着钱,嘴唇一直在那儿翕动着,隔着模模糊糊的车窗玻璃,看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一直在他的脸颊上滚滚的流淌。
  
  (三)
  
  到单位门口已经是8点37分了。的士小哥执意不肯收车费,弄得打伞下楼前来送钱和接姐的筱雨妹妹都相当的感动。
  
  筱雨一脸的坏笑。你这个花痴,姐本来就是你肚子里的蛔虫,就你那点儿花花肠子,难道姐还不知道你心里在想些什么么?
  
  9点26分,姐溜进洗手间,鼓起勇气厚着脸皮给老爸打了个电话:“老豆,又不好意思啦,这个月人家又超支啦,今天就要靠着喝凉水度日子啦。女儿想你啦,而且是十分的想你,啵!请求老豆紧急支援!哈哈哈哈!”
  
  7分钟后,也就是9点33分,接到了银行的短信通知,老爸的汇款准时到账了。嘻嘻,家有老爸真好!
  
  说实话,其实姐和姐老爸的关系并不是很好。甚至是有点儿小小的积怨。只是碍于这血浓于水的血缘关系,和父女之间与生俱来天生就有的这种浓浓的亲情,姐才把疙瘩一直憋在心里,压在心底不曾有过半分表露。
  
  姐命苦,两三个月的时候就死了亲娘。记忆中的老爸好像天生就没有左手,是个倔脾气和半残废。因此姐丢尽了脸,丢尽了人,在同学们面前永远都抬不起头来。二十三年来,姐从来就不带同学和同事来家里玩。
  
  妈妈走后,老爸基本上就没有再娶。记得姐五六岁那一年,一个十分年轻漂亮的阿姨曾经来到我们家和老爸生活过一小段儿时间,也是因为有一天姐调皮淘气不听话,而受到了后娘的责备和轻轻的打骂,老爸就坚决的和人家离了婚。老爸的脾气太倔了!
  
  不说了,还是说说早上的事儿吧!想起早上的事情,姐就义愤填膺,气愤不过。姐把它制作成新闻稿子,配上亲自拍摄的精美,而且还缀加了犀利的评论,呈给主编大人查看和审阅。
  
  胖主编宽大肥厚的身躯陷在沙发里,动弹一下都显得相当的困难。他扶了扶眼镜,紧盯着屏幕仔仔细细的看了又看,看完后摘下眼镜,面朝姐坚决的摇了摇头:“稿子是好稿子,写得很专业,文笔文采各方面都很有长足的进步,都很不错,但是就是不能发。发出去肯定会诋毁咱大广州大羊城的美好形象!所以嘛,抱歉了,坚决不能发!”
  
  一句话听得姐牙根直发痒,姐紧咬着牙,一边不住地点头,一边心里暗暗的咒骂,死去吧,死胖子,你本来就不是一个好人!
  
  窗外,大雨一直在不停的下。老天爷真尿多,难道你真想把天下塌吗?你真想下涨水淹死人吗?
  
  无精打采的熬到了下午五点半,OK,准时下班!
  
  出租屋里可真是热闹。右边这一家紧锁着房门,不晓得里面到底有人还是没有人。斜对面的屋子里,几个河南人正光着膀子在一起饮酒,魁五六顺八抬的吼得吵塌天。一个空啤酒瓶子突然就被摔在过道上,瞬间啪的一声粉身碎骨,碎了一地。一分钟没过,紧跟着又摔出来一只,同样的命运也是碎了一地。间或还传出来一个小孩子的哭闹声和男女主人恶狠狠的训斥声责骂声。
  
  对面住着一对小情侣,年纪都不过十七八岁。一个晚上就没有瞅见他们做过别的什么正经事儿,一直都在那儿卿卿我我搂搂抱抱的,也不太注意关门,特不顾羞耻特不要脸特胆大了一点儿吧。
  
  姐开始烦躁不安起来。一个单身女人家,看到一对情侣一直在你眼前卿卿我我搂搂抱抱的亲昵,搁谁,谁不中风才怪呢?!姐故意把门咣铛一声关得很大声音。姐一不是神经质,二不是发脾气,而是心情的确是实在很不好。
  
  就在姐猛的关门那一瞬间,好像一包什么东西走姐的门把手上飞了出去,姐吓坏了,吓出了一身冷汗。
  
  开门看,原来是一个食品袋子里边装着一小包豆芽,被甩在了地上。奇怪了,姐刚才下班回来开门的时候咋就没有看见这包东西呢?再说又会是谁挂在这儿的呢?姐刚刚搬过来,可是一个熟人都没有啊。豆芽粹白鲜嫩的斜躺在地上,难道是早上那个老农大叔挂的?不可能,绝对的不可能!肯定是姐想多了。
  
  本来就烦恼多多,姐可不想带着这么大的一个疑问睡觉,非弄他个水落石出弄清楚不可。
  
  多谢谢斜对门那位心直口快的河南大嫂帮姐解开了谜底。原来下面一楼租住着一位七十多岁的河南老奶奶。老奶奶在这里已经租住很多年了,一直靠泡豆芽卖豆芽来勉强维持生计。老奶奶用的是老家自家种的豆子,泡豆芽的时候只使用清水,不添加任何药物和助长剂。而且豆芽又卖得价钱很便宜,所以前来买她豆芽的熟人就特别特别的多,四周的熟人大家一直都很照是顾老奶奶的生意。就这样,听说老奶奶靠卖豆芽还供出来了一个大学生孙子呢!
  
  多么了不起的一位老人啊!姐的敬佩之情油然而生!
  
  河南大嫂说,今天由于刮大风下大雨的鬼天气,老奶奶自己出不了摊,只能靠儿子和孙子两个人踩着单车分头去两个菜市场上去叫卖,肯定卖不完。而豆芽这东西,又不能放得太久,多放一两天就会长长变老,吃起来就会很柴,卖不出去。所以呢,老奶奶只能想出这么一个办法,就是挨门挨户来把豆芽送上门卖给大家,请求大家帮衬!送完这八层楼,一天可就过去了!唉,说不定老人家两顿饭都还没有吃呢!您门把手上的豆芽就是老奶奶早晨给您挂上去的,您刚才回来开门的时候可能没有注意,没有瞧见。不过大妹子,您是刚租住过来的,您可能不知道这些。您不用担心,您如果不喜欢或是没有自己开伙,就算是开伙了,今天又不想吃豆芽,那么您只是麻烦一下把豆芽给人家老人家送回去,老人家是不会怪您和收您钱的。
  
  原来是这样的啊!姐恍然大悟!老奶奶也的确是很不容易!看起来早上是姐错怪了老奶奶了!
  
  不知道是三楼还是四楼,那些人在吼歌,吼得鬼哭狼嚎似的,而且还把音响开得很大,咚咚咚咚的震天响,窗子上的玻璃和天花板都跟着乱跳舞乱打颤。
  
  那对小情侣终于把门给关上了,他们接下来又会做些什么?姐想想就臊得慌。算了,咱摘不着葡萄不说人家的葡萄酸好吗,自己还是也早点儿洗洗睡吧。可是,姐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姐知道姐今夜无眠。
  
  其实,姐也曾经恋爱过,也曾经是有过男朋友的,也曾想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我们从十七岁读高二那年就开始在一起算起,整整谈了六年。我们情意绵绵形影不离,海誓山盟永不分离。谁承想,他竟不念我们情深意厚,竟不念姐曾经为他流过血坠过胎,吃过了很多苦遭过了很多罪。他竟为了金钱,为了名誉,为了地位,利益驱使背信弃义,另娶她人!
  
  失恋的感觉异常痛苦,很不是滋味!痛得痛彻心扉;苦得难以承受。
  
  为此,姐曾经割过腕喝过药跳过楼卧过轨。
  
  老爸说,淡定,淡定,人生路上有的人就只是拿来陪你成长的。为那样的人去寻死,不值得!女儿啊,你一辈子没病没灾,平平安安才是爸爸最想要的!
  
  是!谢谢您!老爸!
  
  家有老爸真好。
  
  胖主编一直讨好社长,几次要把姐介绍给社长做儿媳妇,都被姐给婉拒了。姐心灰意冷,都他妈的什么玩意儿?也不拉泡尿照照自己,丑得跟猪八戒似的!有点儿小权,有俩臭钱,就觉得很了不起了是吗?大不了姐辞职,姐出去拉棍要饭。姐宁死不屈,宁折不弯。
  
  (四)
  
  星期天的早晨是完完全全彻彻底底的属于自己的。日出三杆了姐还懒洋洋的躺在床上,不想起床不想洗脸不想刷牙不想吃早餐。其实应该是叫做懒得起床懒得洗脸懒得刷牙懒得吃早餐才对。姐就是这样,姐就是懒咋的了?管别人屁事。
  
  妹妹筱雨昨天就约姐一起回家,姐没有答应,姐答应她过几天清明节一定陪她一起回去,一起回去跟我们刚刚过世的雷妈妈扫墓!
  
  筱雨是雷伯伯雷妈妈的娇闺女,比姐晚出生二十一天,小时候姐就喜欢欺负她,叫她小雨、小玉和小鱼,经常把她逗得哇哇大哭。
  
  雷伯伯和爸爸是几十年的好同事,又是好友、好兄弟、铁哥们儿!他们都曾经是机械公司冲压分厂里的冲压工,曾经在一个车间里一起开压力机。车间里那些压力机,姐经常见。好高好大,俗称冲压机或冲床。滑块和工作台之间活像一只只张着血盆大口的大老虎,装上模具,只要把离合开关轻轻一摁,咣嗵一声冲下来,整个作业本那么厚的大铁板都会工件与边料相互分离,可厉害着呢!妈呀,要是一不小心把手伸进去,那还不一下子就给拍成了肉泥?恐怕连血都不会流一滴。可危险了,想想都毛骨悚然的瘆得慌!
  
  由于妈妈去世走得早,姐从小就经常去雷伯伯雷妈妈家里蹭吃蹭喝蹭玩蹭睡,姐基本上就算是和筱雨妹妹一奶吊大的。雷伯伯和雷妈妈只要是有好吃好喝的,从来就不会忘记姐,从来就不会少上姐的那一份。只要是筱雨有的新衣服,雷妈妈一定会给姐做一模一样另的一件,他们把我们俩打扮得像两只蝴蝶,两朵花儿,跟双胞胎似的。
  
  姐可怜的雷妈妈,年内腊月一十七那天,因为高血压导致突然中风,从床上一跟头跌下来再也没有醒过来,姐的魂儿都被吓飘了。
  
  姐的雷妈妈啊!是您含辛茹苦的抚养了女儿二十多年。难忘您亲手帮女儿做的花衣,难忘您亲手帮女儿做的新鞋!难忘您帮女儿买的钢笔、文具、玩具。。。在那缺吃少穿的艰难岁月里,您像亲妈妈一样,关爱着女儿,照顾着女儿,疼爱着女儿。从来就不让女儿受到那怕是一点点儿的委屈。记得女儿读小学三年级的那一年,女儿发高烧,一直高烧不退,是妈妈您一直搂着女儿九天九夜。您担心,您害怕,您的眼睛都哭坏了。
  
  姐的雷妈妈啊!女儿在外地读书的那几年,四年之中,是您千里迢迢的来看望了女儿六趟。您担心女儿吃不饱穿不暖,您跟女儿送来了衣服、送来了鞋袜和生活费;您跟女儿送来了女儿最爱吃的糯米糕,那都是妈妈您亲自细细的舂米,细细的打磨,细细的制作的啊。妈妈您高血压,晕车,每坐一次车,回家就会大病一场。您为女儿操碎了心!而今您就这样去了,女儿还没有让您享上一天福,还没有带给您那怕是一点点儿的回报呐!女儿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姐披麻戴孝哭啊哭,哭啊哭,姐一步三叩头,三步哭九声,哭得撕心裂肺,哭得伤心欲绝,哭得痛苦绝望,哭得悲痛难忍。雷妈妈!雷妈妈!姐的雷妈妈啊!
  
  今年过完春节,报社招聘打字员和排版员,姐立马就把赋闲在家的筱雨妹妹给推荐了过来。
  
  筱雨这丫头,今天星期天不搬家,偏偏要等到明天星期一才肯搬进来。和她形影不离的生活了二十几年,做了二十多年的好姐妹,这傻丫头,姐还真就是弄不明白她!
  
  第二个星期天下午,姐跟筱雨妹妹准备一起去逛一下超市,逛逛街,轧一轧马路。亚运会之后的大广州,大羊城这座最具文化底蕴与时尚气息相兼备的国际大都市,确实是大变样了,变得更加繁华洒脱和更加磅礴大气。那可是真现代,真壮美,真秀丽,真震撼,真吸引人啊。
  
  当我们打开出租屋房门的时候,一楼卖豆芽的老奶奶正微笑着朝我们走来。
  
  我们想先和她说句话,先向她打一下招呼,先跟她老人家问一声好。然而我们话还未出口,老奶奶却抢先向我们问好:“哎呦闺女!您姊妹俩长得可真像,可真是俊俏啊!跟七仙女似的,和画上画的一样!您们这是要忙着出门去啊?!”奶奶的一口河南普通话,讲得柔柔的,暖暖的,挺好!
  
  “是啊!是啊!奶奶您好!您过奖了!您这是找我们有事儿吗?”姐的回话彬彬有礼,既有气质又有礼貌。不像筱雨,就会羞红着脸儿抿着嘴儿站在那儿偷笑。
  
  “闺女,您可能忘了,上个星期六我给你送了半斤豆芽儿,你还,你还,你还没有付奶奶钱呢!”要钱,老奶奶觉得怪不好意思似的。
  
  “哦,看我这记性,我差点儿把这事儿给忘了。对不起啊,奶奶!”姐顺手掏出了一元钱递了过去。
  
  “闺女,现在市场上豆芽三块钱一斤,奶奶给你的可是半斤,足斤足两的,绝对够称!”
  
  “好吧,奶奶!我是真的不知道价钱!”姐重新递过去十元钱。
  
  “奶奶,谢谢您啦!零钱不用找了!”姐说。
  
  “那怎么能行?不义之财不可取!”奶奶硬是又找回来了九元五角钱。唉,奶奶您人好是很好,就是显得有点儿固执,显得有点儿小气。
  
  九元多钱,现在拿出去能做什么用呢?看看现在这物价,姐想想就觉得心里好酸好酸。
  
  姐和筱雨闲逛了一个下午。晚餐的时候,姐想去吃肯德基,筱雨偏偏想去吃麦当劳。好吧,一切还是依着你!谁让你是妹妹呢?!
  
  酒足饭饱的出了麦当劳。我们正要等公交车呢,一辆的士悄声无息的停在了我们的面前!
  
  “哎呀!的士小哥!原来是你呀!你还记得我们?!”看把筱雨兴奋成啥样子了?严重失态,严重失态呀!一点儿都不够文雅,一点儿都不够矜持!
  
  “请两位漂亮的大小姐上车吧!”的士小哥做了个请的姿势,马上又做了个鬼脸。
  
  “你叫什么名字?今年多大了?”好说话的傻妹妹呀,你就差问人家有没有女朋友啦,好不嫌害羞害臊!
  
  “我叫王栋!栋梁之才的栋,可不是东西的东。今年二十四岁。大姐,你呢?”哈哈哈哈,他叫筱雨大姐,笑死姐啦。姐差一点儿笑失态,笑岔气了,姐憋不住,姐怕憋出内伤。呵呵!
  
  我们又坐了一趟免费的的士,和健谈的士小哥王栋攀谈了一路。
  
  (五)

上一篇:她说这件事儿根本不关我的任何事儿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