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彩虹展示 >
新闻中心
御壶香华星有限公司
联系人:伍先生
手机:18636970087
   15323029688
网址:http://www.80267.com.cn
地址:河北御壶付庄开发区

世界上最最最最疼爱我们的外婆和外公

发布人:未知   发布时间:2017-09-27 11:27

 
  俗话说“家丑不可外扬”,但是我的故事必须从“家丑”说起。
  
  以前,我们家并不住在乡下,并不住在石沟村。妈妈年轻的时候十分端庄漂亮,非常贤惠美丽!不敢说是那种闭月羞花,沉鱼尽雁,倾国倾城的绝色大美人,也敢说是那种国资天香的绝色小女人!妹妹就非常非常的幸运,她完全彻底地遗传了妈妈所有的美丽基因,从小就生得天生丽质,如今女大十八变,越长越好看,早已出落得亭亭玉立落落大方!人人都夸妹妹比张惠妹长得好看,比范冰冰长得漂亮!真是令人羡慕、令人嫉妒!
  
  妈妈做姑娘的时候,在市自来水公司做抄表员,属于国企员工,工作稳定又轻松。按现在的话来说,“你有多漂亮,围在你身边的狼群就有多大!”那时候,追求妈妈的帅小伙足足有几个加强连还多!但是,妈妈却慧眼不识珠,偏偏错嫁了爸爸这个薄情郎,这个负心汉。演绎出了一幕现实版的‘鲜花插在牛粪上’和‘癞蛤蟆吃天鹅肉’的悲催故事。
  
  那时候,爷爷是一名乡间邮递员,经常奔波在乡镇和农村之间,给人送包裹和信件。爷爷在一次工作中不小心出了事故,因公殉职。因此爸爸被国家照顾,安排接了爷爷的班,被分配在后坡乡邮政所做邮递员。
  
  在一次递送包裹的过程之中,爸爸邂逅了当时年轻貌美的妈妈,爸爸怦然心动!因此对妈妈展开了强烈的攻势进行追求。爸爸软磨硬泡,软硬兼施,连哄带骗,死缠烂打······几乎是使出了浑身解数,最终骗取了妈妈的芳心。
  
  妈妈为爸爸披上了婚纱,穿上了嫁衣。和爸爸成了当时别人眼睛之中,郎才女貌,天作之合,几近完美的一对儿!成为了当时很多人十分羡慕、非常嫉妒的一道特别羡煞人的最美风景!
  
  然而,物极必反!妈妈简直就是“梅疯子”的另一个翻版,活生生地演绎出另一个简直是一模一样的“梅疯子”的故事。
  
  悲剧从我的出生开始。
  
  农历一九九二年七月初七日,市妇幼保健院,在妈妈、医生、护士······大家的祝福声中,伴随着一声响亮的啼哭,我呱呱坠地来到了这个美丽的世界上,搅合进了爸爸妈妈的温馨家庭,开始了我的生命之旅和烦恼人生。
  
  我承认,我厌恶这个世界!尤其是厌恶这个世界上和爸爸一模一样的臭男人们!
  
  因为从我一出生,爸爸、奶奶就开始愁眉苦脸,就开始唉声叹气,就特别特别地讨厌我,讨厌我是一个女孩!讨厌我影响了他们老石家N代单传!
  
  爸爸和奶奶一个想儿子,一个想孙子,都想疯了!
  
  最终是爸爸妈妈付出了被单位双开的代价,一起回到了乡下石沟村,让十分不情愿的妈妈三年后再度怀上了二胎。
  
  妈妈怀着妹妹的时候,奶奶和爸爸还悄悄地去了趟“娘娘庙”里,他们特地供了斋,磕了头,许了愿,请求“送子观音”保佑妈妈这一胎一定给他们老石家生个男孩子,好传宗接代,好延续他们老石家的香火!
  
  也不知道是哪一路香没有烧对,还是送子观音根本就不诚信,也还或许是送子观音压根儿就没把这件小事儿放在心上,压根儿就没有在意······反正,农历一九九五年十一月十一日,妹妹石玉呱呱坠地降生在了我们的家庭里!
  
  妹妹的出生,非但没有给家里人带来一丝一毫的欢乐,反而给家里的每个人都带来了无尽的痛苦和烦恼,给善良的妈妈带来了无穷的灾难!
  
  妹妹还没有过满月,爸爸就开始流露出他那极其自私、极其野蛮、极其凶残、极其虚伪的罪恶而又丑陋的本性。奶奶也开始对妈妈指桑骂槐,和爸爸一起故意为难虐待妈妈,故意给妈妈吃冷饭剩饭,在那极其寒冷的冬天里,故意让妈妈用冷水给妹妹洗尿布······
  
  由于奶奶的挑拨离间,搬弄是非,添油加醋和煽风点火,爸爸开始对妈妈从破口大骂到拳脚相加,爸爸开始吃喝嫖赌无恶不作。
  
  爸爸在外面胡作非为也就罢了,他还变本加厉,隔三差五地时不时地将那些不三不四的女人带回到我们家里面来,不是当着妈妈的面打情骂俏,就是干脆留在家里一起过夜。
  
  妈妈无能为力,整天以泪洗面,过着地狱般的暗无天日的痛苦生活。为了我和妹妹,妈妈忍辱负重,拿苦做笑,整天看着别人的脸色,做着繁重的家务劳动,小心翼翼地伺候着一家老老少少,大大小小······
  
  随着我家家庭战争的不断升级和扩大,一个叫袁利芳的女人的名字,逐渐成为了最重要的导火索和主要焦点。
  
  袁利芳是爸爸的初恋,当年和爸爸谈得火热火热,已经到了如胶似漆难舍难分的地步。因为袁爷爷(袁利芳的爸爸)看不上爸爸的人品,所以硬生生地把他们给拆散了。
  
  那时候,袁利芳先是嫁给了市化肥二厂的一个装卸工人,后来不知道为什么离了婚。再后来的事情,在这里就不用详细说了······
  
  在爸爸和奶奶的恩威并施,软磨硬缠和威逼利诱下,妈妈又极不情愿地怀上了第三胎。
  
  这一次,奶奶和爸爸又一次去了趟“娘娘庙”里,又一次焚香磕头,更加虔诚地请求“送子观音”’这一次一定要送给我们老石家一个男孩子。
  
  这一次,送子观音依旧残忍,依旧无动于衷。农历一九九七年八月十四日晚上,三妹呱呱坠地。
  世界上最最最最疼爱我们的外婆和外公
  爸爸和奶奶当时的肺都给气炸了。爸爸咬牙切齿,扬言要像“梅疯子”她丈夫一样,当场给三妹妹撕碎或者是活埋了。
  
  妈妈的魂儿都吓丢了!她拖着极其虚弱的身体冲上前去,一把抢过妹妹冲向了屋外······
  
  村卫生所里的魏婆婆,今年七十七岁了,我们石沟村里五十岁以下的人,基本上都是她老人家接的生。每次提起妈妈当年生我三妹妹的事情儿,魏婆婆都是老泪纵横,都是气愤难平!魏婆婆说,她活了这么大的岁数,从来就没有见过像爸爸一样,这样的畜生!魏婆婆说,当时妈妈护走我三妹妹的时候,连脐带都没有剪,三妹妹的胎盘还在妈妈的肚子里呢!魏婆婆还说,当时她自己都被吓懵了!等她回过神来,出门呼救左邻右舍的乡亲们的时候,妈妈已经抱着三妹妹跑得无影无踪······
  
  乡亲们顺着妈妈的血迹把妈妈找了回来,但是,妈妈无论如何也不肯说出我三妹妹的下落。
  
  从此,妈妈一病不起,卧病在床,脸色蜡黄瘦骨嶙峋,整日里以泪洗面,一直熬到了冬天自己才算是能勉强披衣下床。
  
  腊月二十三日那天晚上,妈妈一夜未眠,她披衣下床在我和妹妹的床边来回轻轻地踱着步子,把我和妹妹的被角掖了又掖,妈妈又流着眼泪在我和妹妹的脸蛋上亲了又亲,亲了又亲······见我醒来,妈妈轻声地问我:“兰兰,如果妈妈去了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你能够替妈妈照顾好妹妹吗?”迷迷糊糊之中,我咬着下唇使劲儿地点了几下头,昏黄的灯光下,我感觉妈妈十分欣慰地笑了一下。妈妈又问我:“兰兰,你长大后可不可以把三妹妹找回来呀?”“可以!但是三妹妹在哪儿?妈妈你要我怎么去找啊?”“你只要找到你那个‘梅疯子’姑奶奶就可以找到了!真的,妈妈不骗你!”
  
  提起“梅疯子”我“哇”地一声大哭了起来,“妈妈,兰兰胆儿小!三更半夜里你不要吓唬我呀!妈妈!”
  
  ······
  
  第二天,我是在睡梦中被外婆外公和舅舅他们的一阵又一阵地怯哭声之中被惊醒的。妈妈紧闭着双眼,脸色蜡黄,浑身冰凉。她沉沉地睡去了!永远地撇下了幼小的我们······
  
  失去了妈妈,我们等于失去了整个世界!
  
  送走完了妈妈,我告诉奶奶和爸爸,只要找到“梅疯子”就可以找回三妹妹的时候,他们都说我是小孩子在撒谎,在说胡话!
  
  外公外婆倒是问得十分详细,可是“梅疯子”真的是好长一段时间,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一个疯子女人,到处游逛,到处流浪,让他们两个年近半百的老人家到哪里去寻找啊?!
  
  偏偏在第二年春天和秋天,也因忧郁成疾前脚跟着后脚离世了!
  
  从此,妹妹石玉成了我的生命!成了我的唯一!因为石玉,我和奶奶犟嘴,和爸爸闹别扭,和男生打架······变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女汉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