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彩虹展示 >
新闻中心
御壶香华星有限公司
联系人:伍先生
手机:18636970087
   15323029688
网址:http://www.80267.com.cn
地址:河北御壶付庄开发区

彩虹心水论坛都是跟俺唱这一首歌

发布人:未知   发布时间:2017-09-27 11:25

 
  刘总回到自己房间的时候,老赵已经下好了面条,已经煮好了饭。老赵还真的就弄出来了一盘子生调萝卜丝来。
  
  吃饭的时候,刘总从箱子最底下拿出来了一件洗得干干净净,叠得整整齐齐的旧衣服:“赵哥,您还记得这件衣服么?这是俺当年要饭的时候,您送给俺的第一件最珍贵的礼物!”
  
  “好好吃饭,现在还提那些陈谷子烂芝麻干啥?”老赵说。
  
  刘总又拿出了一本相册来。
  
  “赵哥,您还记得这张照片吗?这是当年俺卖烧烤的时候,咱俩一起合照的!那时候,多亏了您的鼎力支持和大力资助!”老赵一边端详,一边傻笑:“呵呵,呵呵,还提那些干啥?”
  
  “赵哥,这一张是当年俺开麻将馆的时候,咱俩一起合照的。你看看当年的咱俩多帅!那时候俺生意好好,相当的红火。您说,干这种行当弄啥?这种行当是一种害人的行当!赵哥,您只一句话,第二天俺就老老实实的把麻将馆给关门了。”
  
  “还有这一张,这一张是咱俩在建筑工地上的时候合照的!您戴着安全帽,俺没有戴。”
  彩虹心水论坛都是跟俺唱这一首歌
  “这一张是在哪儿照的呢?哦,记起来了,是咱俩在正发五金厂打工的时候合照的。”
  
  “赵哥,这一张最精神,这一张是十年前咱刚刚搬进这个工业区的时候,开业典礼上俺帮您照的,您站在三楼上提着长长的鞭炮‘噼里啪啦’的燃放,您笑得合不拢嘴。哈哈哈哈!”
  
  刘总笑了,老赵跟着也笑了。
  
  刘总很快就把两大碗面条给吃了下去,他又来了勺汤。喝完汤,刘总要去洗锅洗碗,被老赵给挡了回去。
  
  刘总说,这次回老家只借来了六七万块钱。如果还,刚刚好够还还欠下人家供应商的那些货款钱,不过,俺和欧阳老板的关系很不错,俺先少还他五千块,留着以后再慢慢还。这五千块钱留给您,俺知道这不多,但是这是俺的一片心意!
  
  这一次,老赵真的火了,他坚决不要这五千块钱。“她叔,你把俺老赵看成什么人了?你到底讲不讲朋友嘛?!”
  
  * * * * * * * * * * * * * * * * * *
  
  下午开始,刘总和老赵两个人,一家一家的跟供应商去还钱。
  
  路上,刘总说:“赵哥,您再跟俺唱一次歌吧,俺最喜欢听您平常唱的那个【沂蒙山小调】,每次在俺最困难,最失意的时候,您都是跟俺讲【孟良崮战役】的故事。
  
  好吧,老赵说。
  
  人人那个都说哎
  
  沂蒙山好
  
  沂蒙那个山上哎
  
  好风光
  
  青山那个绿水哎
  
  多好看
  
  风吹那个草低哎
  
  见牛羊
  
  高粱那个红来哎
  
  稻花香
  
  万担那个谷子哎
  
  堆满仓
  
  万担那个谷子哎
  
  堆满仓
  
  ······
  
  平常时节,车间里,工业区里,甚至是在通往工业区的小路上,到处都能听见老赵的【沂蒙山小调】在四处悠悠回荡。那曲调的优美,那节凑的明快,简直就是朱之文原版似的亲切自然。老赵的歌声乡土气息浓厚,充满了诗情画意。
  
  老赵曾经用他地地道道的山东味儿,唱得一腔深情。刘总百听不厌,听得深情,听得过瘾!
  
  老赵平时哼唱了一千遍一万遍,一生最熟悉最钟爱的这首老歌,今天却怎么也拿不准调儿。老赵在难心难过,在哽咽不止。
  
  刘总说,有啥好哭哩?!赵哥,您听俺哩:嗬嗬西左,嗬西左,嗬西左,嗬西左,
  
  穿恶浪哦,踏险滩呐,船工一身都是胆罗。
  
  闯漩涡哟,迎激流嗬,水飞千里船似箭罗。
  
  乘风破浪奔大海呀嘛,齐心协力把船扳哪。
  
  么哦咳咳!咳!咳!哟嗬嗬!嗬嗬嗬嗬嗬嗬嗬嗬,
  
  涛声不断歌不断,回声荡漾白云间罗。
  
  高峡风光看不尽哪,轻舟已过万重山哟。
  
  么哦么哦么哦······嗨!嗨!嗨!
  
  么哦么哦么哦······嗨!嗨!嗨!
  
  ······
  
  刘总,山一样雄浑,海一样壮阔,高亢低昂的浑厚声音,泪洒【船工的号子】!把号子吼得慷慨激昂,吼得深沉粗犷!吼得热烈豪放、吼得震撼心房!那是有着怎样的一种淡然的心态和宽阔宽广的胸怀,才能这么的沉着冷静,才能这么的处变不惊啊?!
  
  老赵的心震颤了!内心更加佩服,佩服刘总的气质和风范!
  
  一星期后,他们总算是处理完了房间里那些没有多大用处的旧家具,然后带上大黄,带上衣服到城中村重新租住了一间旧出租屋。
  
  第二天上午,刘总,难分难舍,难舍难分地把老赵送上了开往老赵故乡山东的列车。
  
  列车慢慢地启动了,老赵含着眼泪缓缓地跟刘总挥手道别,然后猛地一下别过头去······
  
  刘总跟着列车跑啊跑,追啊追······他的内心在滴血!
  
  列车啊,你带走了我的兄弟!你带走了我的心!你撕碎了我的心!
  
  看着老赵渐渐远去的背影,“赵哥——”刘总嗓音嘶哑,他终于控制不住自己了,‘哗哗哗’泪如雨下,一下子瘫坐在了站台之上······
  
  刘总无精打采地晃回到了出租屋里。中午饭都没有吃,他不想吃,也懒得吃。他轻轻抚摸着大黄的脑袋,泪珠又一次滚滚而下。
  
  晚上,刘总在叠放衣服的时候,从衣服的口袋里面翻出来了整整一万块钱。刘总再一次被感动得眼眶湿润润的。他面朝北方,面朝老赵远去的地方,心里轻轻地一声呼唤:“赵哥——”
  
  刘总又一次“扑嗽嗽”泪如雨下······
  
  从此,我们经常会看到一位头带着旧草帽,脚底吃力地蹬着一辆旧三轮车的老人:
  
  “收废品喽——,收废品喽——”
  
  老人拉着长长的声音吆喝着,匆匆忙忙地穿行在广州城的大街小巷里。